您好~歡迎訪問西安禪韻古琴文化傳播有限公司網站!

「上卷」古琴的斫琴簡史

作者:admin 發布日期:2019-09-30 二維碼分享

古琴是我國歷史.悠久的彈弦樂器之一,古時稱為“琴”、“瑤琴”或“七弦琴”,有時別稱“綠綺”、“絲桐”等。為了區別于胡琴、揚琴等樂器,1919年北京大學音樂研究會所設古琴組將“琴”首稱為“古琴”。古琴的音域寬廣,音響含蓄、深沉,有著極為豐富的藝術表現力,為歷代文人隱士所喜愛。過去的琴學界及音樂史學界只注重對歷代相傳的琴曲及琴人的研究,斫琴史的研究卻較為蕭條。

古琴這種樂器是何人何時制造出來的,現已無法考證。

傳說原始時代有個發明農耕的叫“神農氏”的家族,曾經“削桐為琴,繩絲為弦”,創造了.初的琴。

《呂氏春秋·古樂篇》中記載:“昔古朱襄氏之治天下也,移風而陽氣蓄積,萬物散解,果實不成。故士達作為五弦琴,以來陰氣,以定群生”。

《太平御覽》引《通禮篡》云:“堯使無勾作琴五弦”。

《禮記·樂記》則說“昔者,舜作五弦之琴,以歌南風”。

成書于戰國時期的《山海經》,在《大荒東經》中記載:“東海之外大壑,少昊之國,少昊孺帝顓頊于此,弄其琴瑟”。在《海內經》中又記載:“帝俊生晏龍,晏龍是為琴瑟”。不論是堯、舜及晏龍作琴,還是伏羲、神農或其他什么人造琴瑟,都不過是傳說而已。但從中可以看出我國勞動人民很早就創造了“琴”這種樂器。

1978年湖北隨縣擂鼓墩出土的戰國初期的十弦琴和湖南長沙馬王堆出土的七弦琴,是現在已知古琴的.早實物。琴身由獨木斫成,構造簡單,當時還沒有后世琴面上的十三徽,底板和面板是分開浮擱在一起的。從這些出土的古琴實物可以推測,古琴的形制在先秦時代還在不斷發展,到漢代以后才逐漸定型。《詩經·國風》中記載,公元前662年衛國人民在楚丘(今河南濮陽西南)建城時唱道:“樹之榛粟,椅桐梓漆,爰伐琴瑟”。可見,當時的人們就懂得斫琴瑟要選擇理想的木材——梓、桐了。

湖北隨縣擂鼓墩出土的戰國初期的十弦琴

湖南長沙馬王堆出土的七弦琴

古琴在漢魏之際得到了進一步發展,不僅有了完善的共鳴箱,而且也有了標志音位的琴徽。

《后漢書·蔡邕傳》記述這樣一件事:蔡邕在吳(今江、浙)時,有一次見人燒桐做飯,聽到桐木在火中發出清脆的爆裂聲,知是良材,立刻搶救出來,制成古琴,果然音色不凡。此琴因尾部還帶有焦痕,故被人們稱為“焦尾琴”。

在《廣博物志》中則有這樣的記載:“劉子嘗游泰山,見霹靂傷柱,因以制琴有大聲”。這大概是我國.早的用霹靂木制琴的記載。蔡邕所制焦尾琴,傳至六朝時還在使用,后世并出現了許多仿制焦尾琴的精品。蔡邕用燒焦的桐木制琴的經驗,也被后世斫琴家們用于木材處理技術中。晉·顧愷之的《斫琴圖》,保存了我國古代斫琴的珍貴資料。這一切,經過南北朝和隋代斫琴家的不斷豐富和發展,為唐代斫琴的繁榮打下了良好的基礎。

唐代的琴,無論在質量上,還是在數量上,都達到了空前的程度。當時因為人們需要的古琴數量多,斫琴家們通過斫不同類型的琴,在實踐中積累了豐富的經驗。琴家對于古琴趨臻完美的追求,促使一些斫琴的能工巧匠在選材、造型、斫制、髹漆等方面苦心探索。當然,斫琴術的發展,也不能忽視統治階級對于古琴的偏愛和提倡這一個重要因素。

《琴書大全》載:隋文帝的兒子楊秀封為蜀王,曾“造琴千面,散在人間”。以后蜀地的斫琴名家輩出,也可能與此有一定聯系。唐代當過宰相二十年的李勉“雅好琴,常斫桐,又取漆筩為之。多至數百張,有絕代者‘響泉’、‘韻磬’,自寶于家。”有權有勢的人家,這樣成百上千地大規模地制造古琴,無疑也會推動斫琴工藝的改進。

唐代的斫琴名家,首推四川雷氏。大歷(公元766~779)間,稱他們所斫之琴為“雷公琴”,其特點是:“其岳不容指,而弦不?。其聲出于兩池間,其背微隆,若薤葉然。聲欲出而隘,徘回不去,乃有余韻,其精妙如此。”(蘇軾《雜書琴事》)

與這一評價相似的另一說法是:“所以為異者,岳雖高而弦低,弦雖低而不拍面。按若指下無弦,吟振之則有余韻。”(《琴書大全》引黃延矩之語)。正是因為有如此多的優點,所以“貞元(公元785~804)中,成都雷生所斫之琴,精妙無比,彈之者眾。”(《琴雅》)

雷氏世代制琴,其中尤以雷威.為有名。傳說他的斫琴技藝是經神人指點,又說他常趁大風雪天去深山老林,聽辯樹木被風吹動的聲音,從中選取良材造琴。可見人們對雷威斫琴的技藝是非常欽佩的。在雷威之前,有做過唐玄宗待詔的雷儼,和雷儼齊名的還有馮昭,接著又有雷霄。雷威以后則有雷玨、雷迅、雷文、雷會、雷盛、雷遲、雷紹、雷震、雷煥、張越、郭諒、沈鐐、李勉等斫琴名家。

宋代雖出現了官辦的斫琴局并統一了古琴的形制,但仍以仿雷、張古琴為主。宋代的斫琴名家有朱仁濟、衛中正、金道、陳道、馬希亮、馬希仁、施木舟、龔老和梅四等。宋代還產生了斫琴專著,即碧落子的《斫琴法》。碧落子是石汝礪的號,廣東英德人,所撰《斫琴法》見于《琴苑要錄》。他認為唐代張越、雷震只規定出琴的尺寸,但是“不言調聲之法”,這是很不夠的。于是他的文中除尺寸外,還講了削面、調聲諸法。

《琴苑要錄》還收有“斫匠秘訣”和“琴書、制造”等部分,都是斫琴法的專門著作。前者分二十條,編為口訣,便于匠人牢記要點。后者就造弦、制琴的各道工序和要求詳加論列,并有插圖。這些都是當時斫琴技藝的經驗總結,看得出宋代比唐代的斫琴法又有所發展。但總的看來,唐宋是我國古琴制作的黃金時代,此間出現了眾多造型美觀、工藝精巧、音響宏亮、音色優美的古琴佳品。


快速通道 Express Lane

咨詢熱線

1399131692813991316928

郵箱:[email protected]

Q  Q:2847978199

山西十一选五遗漏号10